· 用戶注冊 · 設為首頁 · 加入收藏 · 聯系站長 · ·
僚人家園
-什么是壯民族?
他們是百越人的直系后裔,中國人口最多的少數民族(1700多萬),壯侗語族里的一個典型代表;形象地說,壯族是粵人(廣府人)的表親,泰族人、老族人、傣族人、撣族人的堂兄弟。
-什么是僚人?
分布于中國西南地區及越南北方的壯族、布依族和岱-儂族,從歷史淵源、語言文化、風俗習慣以及分布狀況來看,是共性大于個性的同一人群,本站遵循其普遍自稱“布僚”Bouxraeuz(我們的人),將之統稱為——僚人。
 | 網站首頁 | 文章中心 | 下載中心 | 圖片中心 | 雁過留聲 | 僚人家園 | 僚人商城 | 
您現在的位置: 壯族在線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僚人文苑 >> 僚人人物 >> 人物寫真 >> 正文 今天是:
關于凡一平的流言飛語·東西筆下的壯族作家凡一平
作者:東西    文章來源:南國早報    點擊數:    更新時間:2007-11-28    
      ★★★★ 【字體:

關于凡一平的流言飛語

廣西文壇“三劍客”之東西和凡一平 

    在南寧的大街,只要你看見一個長得有點像彌勒佛的人,那十有八九就是碰上凡一平了。他胖墩墩的身材頂著顆打蠟的腦袋,兩片耳朵貼著脖子下垂,如果他膽敢在寺廟前盤腿一坐,我就膽敢保證:不到五分鐘他的身上全都是善男信女們的零錢。一次,他穿著那種流行的唐裝到青秀山燒香,遠處的兩個和尚忽地站立,待凡一平走近他們又頹然地坐下。為何幾十米的距離能把兩個和尚的肢體弄得那么復雜?原來他們誤把凡一平當成了大師兄。凡一平確實長得像佛,但是他干的事全都沒有佛的清規戒律,所以有朋友就開玩笑,說凡一平上輩子是佛,這輩子拼命要把上輩子沒干的事補回來。

  今年上半年,根據他小說改編的電影《撒謊的村莊》在世界長壽之鄉——巴馬采景,他隨導演、美工一同前往,發現村村寨寨都有假和尚在騙錢;氐娇h城,他把這事鄭重地向縣領導匯報,希望有關部門整治一下,以免村民的年收入下降?h公安局當晚下令抓騙子,警察們奔赴各村屯“收繳”假和尚。萬萬沒想到,正在馬路上散步的凡一平竟然被兩個警察扭住,接著就是一聲呵斥:“你以為你戴了一副眼鏡,我們就認不出你啦!”凡一平趕緊撥通縣領導的手機,才沒有被送到派出所去喂蚊子。后來,《撒謊的村莊》開拍,劇組請當地一位104歲的壽星演曾祖父。凡一平到劇組探班,那個沒有一句臺詞的“曾祖父”握緊凡一平的雙手,熱淚閃閃地說:“凡翻譯官,我都60年不見你了,當年你帶來的皇軍都走了吧?”弄得青年作家凡一平一頭霧水,連聲說:“我不姓凡!

  凡一平寫作之余喜歡喝兩杯,他賢慧的夫人當眾表揚:“在家里,凡一平滴酒不沾!痹捯粑绰,就有人反駁:“但是,只要他想喝酒就立刻出門!迸錾嫌薪洕鷮嵙Φ呐笥颜埧,凡一平走進包廂便對著服務員大聲嚷嚷:“誰說要喝茅臺了?誰說的?”本來想請他喝二鍋頭的朋友只好改上茅臺。當然,更多時間他在默默地喝啤酒,有時候滿桌賓朋都喝茅臺,卻只有他一人在喝啤酒。為什么呢?因為這個請客的朋友不是富人。凡一平經常用喝什么酒來調控朋友們的經濟,以免造成更大的貧富懸殊。喝著喝著,他就拍響自己的將軍肚,說:“我容易嗎?之所以喝得像個將軍,那都是為了幫朋友們節約酒錢!币惶焱砩,凡一平患重感冒,他夫人正好在醫院的婦產科值夜班,就把他叫到產科去打點滴,很快凡一平就躺在床上睡著了。深夜,醫院領導查房,凡夫人急中生計,用床單把凡一平蓋住。領導走到床前,指著隆起的床單問:“快生了吧?”凡夫人怕露餡,趕緊把凡一平推進產房。接生的護士立即器械伺候,其中一人驚叫:“哎呀,不好了,孩子的腿先出來了!绷硪晃蛔o士掀開床單,搖頭感嘆:“時代不同了,連剃光頭的都懷孕了!北怀承训姆惨黄胶龅厍菲鹕碜,滿臉慚愧地說:“對不起,我剛搞化療!

  喝高了,凡一平就說真話,那是徹底的掏心掏肺,除了影響家庭團結的秘密不說什么都說,連私房錢都招。于是,就有人編笑話,說抗戰的時候,凡一平被日本鬼子抓住。鬼子對他嚴刑拷打,分別用了老虎凳、拔指甲、灌辣椒水等等酷刑,但是凡一平始終沒供出我八路軍行蹤。于是,鬼子就用美人計,凡一平還是沒招。鬼子問到底用什么辦法你才招呢?凡一平結結巴巴地說酒、酒……這當然是笑話,抗戰的時候凡一平的爹都才10來歲,他還早著呢。真實的情況是凡一平微醺之后,會不停地重復一句話,這句話必定是他近期內心里的主題,是非說不可、不吐不快的那一句,或表揚或批評,反正總之他會借酒發牢騷,而且都是好臺詞。一次,《健報》的副老總胡紅一請他的領導李啟瑞喝酒。喝前,胡紅一再三叮囑凡一平,要他在領導面前說幾句《健報》的好話。幾大杯下肚,凡一平開始夸《健報》,他說:“李社長,《健報》辦得真好,每個星期只要我一看到《健報》,就知道是星期三!彼选督蟆樊斎諝v本不停地夸獎,反反復復就那一句。掏錢買酒的胡紅一不高興,就把凡一平的話錄了下來,第二天放給凡一平聽。凡一平聽了一陣,說你這錄音機怎么老是倒帶,能不能讓我聽到下一句?胡紅一說你哪有第二句呀。

  前年,凡一平準備用多年積攢的稿費買一輛轎車,具體買哪一款哪個牌子始終定不下來,他就征求朋友們的意見。有人建議他買高底盤的,有人建議他買牌子響的,給他出主意的人各懷心思,其中不乏超級餿主意。但是凡一平心里裝著計算器,堅持要買省油的車。胡紅一說你看看你這身份,你這體積,不買輛別克根本就說不過去。凡一平說別克太耗油。胡紅一說難道你有本事娶鞏琍還怕她飯量大嗎?長期對胡紅一保持高度警惕的凡一平被說動了,第二天就去訂購一輛別克,排氣量2.5,和廳級干部的坐駕級別相等。提車的那一天,他興沖沖把轎車開到供職的廣西民族大學,以為會引來學生們的圍觀或者驚嘆,卻不想學生們連瞟都不瞟一眼,這大大打擊了凡一平澎湃的情緒。當晚,他就在餐桌上跟朋友們描述:“我的車剛進校門,幾十個學生嘩地就涌了上來,有人說難道我們民大又調來一位副校長了?”車還沒過磨合期,他已經開著回了十幾趟老家。他的老家在都安,離南寧也就一百多公里。一次,我跟他去都安開會,行至縣城收費站,他看見收費員長得挺漂亮,就用卷舌音問:“小姐,前面是什么城市?”收費員瞄準凡一平的光頭,立刻把普通話改成壯語,說:“你一個星期回來三次,還要問我前面是什么地方!”凡一平的壯語也脫口而出:“小姐,想不到你還會說外語!狈惨黄绞菈炎,壯語說得比普通話溜。有導演到南寧跟凡一平談小說改編事宜,前幾次他都用普通話跟他們談,價格明顯偏低。一次,他帶了個壯語翻譯跟導演談判,他只說壯語不說普通話,弄得那個導演以為他是外國人,其改編費一下就提高了百分之五十。

  平時,凡一平把車停在他前單位的院子里,整個院子就他的車和原單位廳長的車一模一樣,而且兩人的車位恰好排在一起。某一日,凡一平怎么也發動不了車子,就打開車前蓋假模假樣地檢查,終于看見幾根線被老鼠咬斷了,于是就對著發動機罵老鼠:“你它媽的干嗎要咬我的線?干嗎不咬旁邊這輛?難道你也曉得那是領導的車?領導的車有公費修理,你嘴巴癢干嗎不拿他的車來練呀?”罵了幾句,凡一平忽地回頭,發現領導就站在身后,臉色立刻燦爛:“嘿嘿,那是不可能的!

  凡一平也有窮的時候,那是1995年,他還沒開始寫劇本,名氣也還沒有這么大。當時他打的回家,都在離家兩百米遠的監察廳門前下車,再吭哧吭哧地走回去,不管陽光有多刺眼氣溫有多高,也不管是刮風或是下雨,他都要走兩百米,原因是的士一過監察廳門口就會跳表,每一跳就多兩塊錢,所以每一次凡一平都掐準火候,總是在的士跳表之前下車。一次,由于他的目光被窗外美女牽引,的士“嘩“地駛過監察廳門口。凡一平對這個臨時停車點已經有了感應,忽地大叫:“停停停!钡氖俊爸ā钡貏x住,計價器“嘎噠”一跳。凡一平看見那表已經不可挽回地跳了,再也不能倒回來了,就粗著嗓門對司機說:“走走走……”

  那時,凡是有點錢的人手里都拿著一塊磚頭,又名大哥大,價錢兩萬元。這么貴的通訊工具,凡一平當然買不起,就買了一臺6000元的子母機。平時他把子機揣在懷里,由于子機大而且重,致使他身上的西服長期一邊高一邊低。碰上崇拜他的文學青年,他就掏出子機來炫耀,說我也買了個大哥大。粉絲們不信,凡一平說你拔個試試。粉絲們接過子機一拔,竟然通了,就跟北京、上海的朋友展開來聊,直聊到凡一平斜著的西服肩膀歸位了、平了也沒收線。偶爾,子機的信號不好,粉絲們聊著聊著就聽不到對方的聲音,凡一平一邊固定粉絲的姿式,一邊忙著抽子機的天線。天線越抽越長,以至于好幾次都捅爛了飯店里的吊燈。為了向熟人、朋友證明他的子機就是大哥大,那個月他的電話費比平時翻了幾番。母機對子機的覆蓋半徑只有500米,遇上別人請客,凡一平都點離他家不超過500米的飯店。那幾個月我和黃佩華還有他來來回回地在半徑500米之內的地盤上吃飯,已經吃得毫無味口。有時吃著吃著,凡一平的子機響了,他掏出來一聽,聲音不清晰,于是就一邊“喂”著一邊往家的方向跑,還一邊往上抽天線,直跑到聲音清晰才停下來,那個造型就像電影《英雄兒女》里王成對著話筒喊:“向我開炮!”

  凡一平的父母為中國人民培養了兩個優秀兒子,一個是作家,一個是科學家?茖W家是他的哥哥,幾年前被美方聘過去工作。他哥哥經常打電話回來問他母親需不需要錢?坐在電話機旁的凡一平此刻必定屏神靜氣,暗暗祈禱,希望他母親說一聲“相當缺錢”?墒撬赣H不會說假話,總是告訴他哥哥:“一平現在比你還有錢!鼻澳,凡一平的母親裝心臟起搏器,要花兩萬多塊錢。他哥打電話問要不要寄錢?母親說不用。一旁聽著的凡一平頓時感到心臟隱隱作痛,出門就跟朋友說我媽的心臟還沒好,我的心臟倒是先痛起來了。那個時期,他一有空就把手放到胸口上,學范偉的臺詞“拔涼拔涼的”。直到他哥寄來兩萬美金,他才把手從胸口拿開。一次,他哥寄了三千美金回來,讓凡一平轉交給一位準備辦喜酒的朋友。凡一平也不換算,直接把三千元人民幣送了過去。那位接到三千元人民幣的朋友感激涕零,說國內結婚哪有送這么多的。凡一平經常把美金和人民幣混為一談,總以為中國的GDP已經超過了美國。一次,他的小說賣了電影改編權,收入一萬美金;氐郊依,夫人問他賣了多少?他說一萬元。說著就把一萬元人民幣掏給了夫人。幾天之后,胡紅一在《南國早報》報道凡一平賣電影改編權的事。凡夫人拿著報紙問凡一平,還有七萬元人民幣怎么就蒸發了?凡一平不停地拍打腦袋,說胡紅一呀胡紅一,我叫你別報道,你偏要報道。你這么一捅漏子,今后我哪還有機會跟你們打牌呀!

  十年前,凡一平考上了師大在職研究生,揣著一本存折直奔桂林去交學費。學費沒交先打牌,當晚就把本本上的錢花光了,于是他連研究生也不讀,扭頭就回南寧。為了不讓夫人發現這個秘密,每到研究生授課時間,他就要提著行李假裝出門,找個地方住幾天,然后再回家。夫人覺得他讀書辛苦,常常熬雞湯給他補身體。夫人熬了幾十只土雞,就想看一眼凡一平的研究生文憑?墒窃缗瓮砼,那張文憑仿佛含羞似的遲遲沒來。凡一平再也不好意思喝他夫人熬的雞湯,就說文憑拿不到是因為外語沒考過,看來壯語還是不能當外語。

  凡一平結婚結得早,年紀不大女兒卻考上了大學。每次他開車送女兒去學校,到了校門口,女兒就喊停車。凡一平納悶,問女兒什么原因?女兒說你看你長什么樣子,你送我進去,不認得你的同學還以為我傍大款呢。凡一平說這好辦,你把宿舍里的女同學全部叫出來,我請她們吃飯,告訴她們我是你老爸,就這么定了,啊。第二個周末,凡一平點了滿滿一桌山珍海味,伸長脖子等那些女同學赴宴,脖子等酸了,只見他女兒一人進來,埋頭就吃。凡一平說你怎么就吃了?等等你的同學吧。女兒說我沒叫她們。凡一平說為什么?女兒說你哪是請她們吃飯,分明是想把她們變成我的后媽。凡一平一拍桌子,說求你這么一件小事你都辦不了,你爸我容易嗎?

  前年,電視連續劇《我們的父親》在南寧拍攝,導演毛衛寧跟凡一平很快就成了酒友。為了感謝凡一平陪他喝酒,毛導安排凡一平客串第三者,跟史蘭芽、劉子楓演對手戲。兩分鐘的鏡頭足足拍了七小時,凡一平緊張得面部的肌肉都不會抖動,身上的襯衣全濕。拍完,喝完,滿地樂影視公司安排凡一平在劇組居住。第二天早上醒來,凡一平的第一句話就是“拍了一天的戲,我連史蘭芽的手都沒得碰一碰!苯涍^酒精的浸泡、八個小時的睡眠,凡一平竟然還記住這碼事,可見他客串這個角色是什么動機。

  一次,凡一平到成都跟影視公司談改編他小說《最后一顆子彈》的事,餐桌上朋友們不斷說著凡一平的笑話。凡一平不慍不火,任朋友們添油加醋,說得不到位的地方他就補充,逗得一桌人笑翻了天。第一次接觸凡一平的影視公司老總經過詳細觀察,終于作出一個大膽的決定,說凡作家,我看你這個人挺厚道、真實的,那改編費我多給你加兩萬元。餐桌上頓時響起掌聲,凡一平的嘴角幾乎要笑裂,他說既然你肯加錢,那我就再說一個我的笑話……

  這就是凡一平,電影《尋槍》、《理發師》的原作者,我的師兄、同事加朋友。由于他太有趣,朋友就特別多;由于他能忍受,認識他的人都愿意拿他來編笑話。他真的就像個彌勒佛,是朋友們開心的按鈕,也有人說他是壯族的“阿凡提”,本人的故事恐怕要比他的小說流傳得更廣。面對種種調侃,凡一平當然又是一笑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7年9月21日

凡一平

歡迎進入本站論壇同名帖子發表評論:http://www.rauz.net/bbs/dispbbs.asp?boardID=28&ID=27402&page=1

文章錄入:紅棉樹    責任編輯:紅棉樹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發表評論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訴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關閉窗口
    網友評論:(只顯示最新10條。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    国产亚洲精品线观看动态图_亚洲第一男人网av_天天做天天爱夜夜爽女人爽_亚洲人妻有码播放